揭露宇宙

揭露宇宙 第131集 :外星生物简介

字号+ 作者:无名 来源:无名 2018-01-25 17:30 我要评论( )

揭露宇宙 第131集 :外星生物简介


科里:欢迎回到“揭露宇宙”。我是科里.古德,我是今天的主持人。今天,我们将深入讨论从我童年时期,MILAB(军工复合体军事绑架组织)培训期间,直至参与秘密太空计划的整个时期,我所遇见过的不同外星生命体。

.

我第一次遇见外星生命体是从我五岁时开始的。那时我觉得有需要出去屋外。

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走出屋外的时候,有三个金色球体正漂浮在半空中。我专心地看着他们,但我并不害怕。突然之间,我开始也漂浮来,接下来我只知道,我已经在一个房间里了。

.

我只记得,当我开始漂浮离开地面,剎那间我就在一个房间里。在这个房间里有一个貌似北欧女人的,有几个小灰人在她旁边。那北欧女士指示我进入一个房间,有孩子正在玩耍。而那些孩子们 - 他们中的一些是秃顶的,他们的眼睛看起来有点不同,但他们看起来像人类,像是混血的。然后在那里,有一些像我一样的平常孩子。

.

我记得有一对红发的兄妹,他们跟我的年纪相约,他们正在和那些混血孩子玩耍及交流。有一次,北欧女士来到我们这里,递给我们一个小玩具。这是一个拼图。一个立体拼图。它内里有正方块,中间又有圆形的,你要将所有这些形状凑合在一起。对这个拼图,我成功做到了。当我成功的时候,这位北欧女士走过来,把我带出房间,带我到一个控制室。

那里比较暗。我看到其他北欧人围坐在控制面板周围,他们的脸上反映出橙黄色的灯光。有一块像弯曲的电视薄膜出现在我面前。然后突然之间,所有这些星图开始出现,她说,这是你的家吗?我说,不,我的家有我妈和我在一起。然后,她转另一个星图。这是你的家吗?她也展示了当中的行星。还有非常大的行星,看起来有点类似土星,有个月亮围绕着,显然是有人居住的。她指着它说,那是你的家吗?

我有一个奇怪的反应。我觉得有必要 - 我开始要求要回家了。

我说:我想回家。他们带我出去,带我回家。这是我记忆中第一次,正式与外星人接触的体验。

.

不久之后,我开始遇上 "海盗船" 了。当时我只有五岁。我们和祖父母住在一起。我又有同样的感觉。我感觉需要走出屋外。我当时五岁。当时有一个不好的邻里。我走出去。我不害怕。在远处我看到一艘 "海盗船",就像风中的一片叶子,越来越近,越来越低。当它降落在地面上时,它看起来像坚固的 - 它看起来像一个幽灵般的船,因为它会慢慢下降。它看起来像一艘坚固的海盗船。然后,我走上这船,然后,突然之间,我处身一个圆形的房间里,有一个360度的窗户。

.

当我站起来向窗外望去时,我看到了我住的屋子。我看到了整个城市。然后它以相同的方式起飞。它像一片树叶降落,我被带到一个洞穴地带,他们飞到洞穴里了。那个光滑的洞穴里面,就像是被他们用机械压平了一样。在墙壁,地面和天花板上,都有写着数字,就像在船的侧面或是着陆台上看到的那样。当我们经过的时候,我们降落在这个地方,我就下了船,回头看已经变成了一个飞碟。

.

然后我走过洞穴区。我没有被指示。他们并没有指示我走哪个方向,我只是自主行走。我环顾四周,看到其他所有不同年龄及肤色的人,排成一行,脱下衣服,放在长桌上,是军用的长桌。这些人排成一行,里面有一些外科手术灯,照着一张桌子。他们都赤着身子躺在桌上,一边是一个高高的灰人和两个小灰人。另一边是穿实验袍的人类医生,他们正携手进行检查或一些程序。我没有任何关于这些程序做在我身上的记忆。

.

接下来当我记得恢复意识后,我在海盗船内先前那个圆形房间里,然后我看到自己飘回我家。然后我看到那艘海盗船离开。所以那些都是我遇到外星人的真实体验。

.

当我七岁那年,1977年,我被纳入MILAB计划(军工复合体军事绑架组织)。我最近看到一些西格蒙德的文件,这是空军官员的一个化名,他曾经给我提供过一些数据,说我是1977年到1997年之间他们的资产。所以很显然,当我七岁的那年就开始了真正的MILAB训练。

.

因为我被辨认为是一个有直观异能人仕,所以我是他们一个完美的工具。他们开始塑造我。我开始在MILAB进行奇怪的培训,我被带入一个房间,进行全息训练。我走进去我看到几个空军人员坐在一张方桌旁,也有些穿着白色大衣的人。我坐在椅子上。我通过一些程序。但是当我出来的时候,突然间会有一个灰色的外星人坐在桌边,他们慢慢地开始这样训练我。

.

而他们试图做的是,利用我的直觉异能来训练我面对外星人。那个训练从七岁开始一直到我十六岁,就是在我进入秘密太空计划之前。我的第一次在这个现实世界中,真实地当上直觉异能先知是在我13岁的时候。我被带到了一个位于木星轨道以外的小型太空站。这是一个肉眼看不到的暂时异常区域。你进入那里之后,必须以相同的方式走出来。他们称之为 "冲入",并从相同的坐标位置 "冲出" 。

.

这是一个暂时异常,当我们飞入时,它是黑色的。那里没有星星。所有你能看到的,是飞到这个空间站的其他飞船。它的一端看起来像蛤壳,另一端是一个大圆盘。在那个盘子里面是一个巨大的联合国类型的会议厅,我被带到会议大厅,成为三个支持的直觉先知之一。他们通常安排另外两个孩子或年轻的青少年来陪同我,他们需要三个人来对任何类型的欺骗或恐惧进行三角测量,或者是会议中主要人员需要注意的任何事情。这个会议上,地球上有一位代表,能获得一个席位。

.

那个房间里已经有大约60种不同的外星人走来走去,有些坐了下来。我记得走进那个房间。首先,当时我13岁。所有这些,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比正常人高。所以对我来说,一个正常的成年人看起来已经很大了。而且大多数情况下,我试图打量,看看这些不同的生物,试图从他们身上获得某种注意。他们几乎都不理会我他们不关注我,也不与我交流。他们中的很多人看起来并不想真正地相互交流。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友好的聚会。很多时候这些人互相矛盾,因为这22个不同的遗传项目互相竞争,却是由这个委员会全面管理。这是我第一次在同一个地方,看到这么大量不同类型的外星人。

后来,我又多次被带到这些会议上。我是去的总共三个人之一。大多数时候,直至我已是成年人,参与的最后两次会议时,除了最后一次之外,之前的与会者几乎都是同一群人。

.

在最后一次会议,地球周围出现了某种活跃的屏障,阻止了许多不同的外星人离开或进来。有很多不同的外星人在那次会议中,我以前没有见过:很多不同的水生物,更多昆虫类生物,说他们在这个星球上做研究,但跟人类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对我们的海洋或森林更感兴趣。他们不关注人类。但是,他们的人员滞留在这里,他们在会议上游说有权力一方,试图找出如何让他们的人员离开地球。

.

这些会议有趣之处在于,他们经常在这个平台上发言之前会先报上自己身份。但是由于某种原因,这些记忆已经从我的脑中被清除了。还有一些时候,会有些外星人在会议室里,他们好像是没有脸。只是看不到脸容 - 我的意思是,有时他们会对你在精神上做了一些事情。不是他们真的没有脸。所以在这次会议上有很多不同的防范措施,以确保我或是同行的几个人,没有带走某些信息。

.

在大多数时候,在这种情况下,当我被用作一个直觉先知职能的时候,除非是对人进行审讯时(后来也遇上了这种机会),否则我们不会接收到太多信息。我们会接收到很多背景情感能量,我们必须尝试去过滤掉它们。而且会有很多不同种类的外星存有在那里,我们必须 - 你不仅是遇到一些外表看起来不寻常的生物,而且,这些存有带着完全不同的情感能量。

.

当你和一个人交往的时候,不论他来自哪一个国家,或是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 - 当他伤心的时候,高兴的时候,他仍然会散发出类似的能量。你能够阅读这些能量。你必须与这些存有建立一个底线,若你不与他们互动,这是很难做到的。所以大部分情况下,我们试图找出任何感觉像是在欺骗的,恐惧或恐慌的情感能量,然后通过手持设备将信息传达给会议中我们支持的人。

.

在每一次接触的结束后,我们都要作汇报,而且总是一个化学式的汇报。他们基本上将我们当作USB内存来用。他们会带我们进入一个环境,让我们能闻到一切,听到一切,品味或看到一切。然后当我们回来的时候,他们有能力把这些信息从我们身上下载到他们用来训练我们的全息椅上。当他们下载这些信息后,他们会进行第二个过程,将我们的这些记忆清空。

.

而且,看过这个节目的人会记得我以前曾经说过,有3%到5%被清空记忆的人,能够渐渐回忆起来。而就我而言,我很快就开始回想起那些零碎记忆。当你记起一些东西,你会随着线索回想,然后你开始找回更大的信息块。然后,当你得到一些相互关连的信息时,整幅画面就会很快清晰起来。

.

在这些超级联盟会议上,出席会议者都在讨论正在地球上进行的基因项目和灵性计划。他们正在描述22个不同的实验项目,这些项目由遗传基因和灵性两部分组成。

.

在这些实验项目中,有60个不同的外星种族参与,很多这些人都在会议上。我们被指示通知这些外星人。

当这些人在会议上,你可以感受到各个团体之间的敌意。有一些群体会对另一个群体怀有不好的能量,或者当另一个群体走近他们时,他们的焦虑水平会突然升高。

所以后来我能够在汇报之前,就能把自己远离那些不能够很好地相处的存有们。

所以说,我与这些存有的互动,或者至少在这些会议上观察众生相,是好是坏,都是很难说清的。

当他们在那里时,他们意识到的,是在验证他们的项目,他们的实验。他们在那里介绍有关这些实验的信息,还有表达对来自其他团体,干扰他们基因实验的不满。所以他们更关注他们自己的实验。所以我想说,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他们当中大多数是很不道德的。有很多外表不同的生物。

.

有人形的。有一些是 5-5.5 英尺高。这是我在船上遇到的,由一位画家为我们画出来,他们坐在那里,脸上总是带着微笑,总是在观察。我没有看到他们有站起来说话。他们似乎只是在观察。在那里有几个人都是这样。他们不一定完全掌握遗传基因项目。他们似乎在那里作为观察员。而这位似乎是其中之一。

.

我发现非常有趣的是,这些外星人看起来像我们一样。他们中的一些人肤色略有不同,但其中一些看起来完全像我们。他们可以走在我们的街道上,看起来只像是有点奇怪的人而已。其中之一就是 "北欧人",我们之前就已经熟悉这类外星人了。我第一次遇到的,就是一个北欧女人。

.

北欧人很多地参与其中。他们在这个委员会中,似乎有某种职位。他们在会议上有很多代表,他们似乎在四处走动,并与这些外星小组进行讨论。所以他们在所有正在进行的不同项目中,都有相当高的参与度。许多人使用通用术语"北欧"(Nordic),但有很多不同的物种,可以称为 "北欧"。他们中的一些非常高,有8-9英尺高。他们有金发的。他们的头发似乎总是剪成碗式的短发。他们有六根手指。他们非常强壮。他们有蓝色的眼睛。

.

还有一些不被纳入北欧类别,那些我们称之为地球内部团体的,非常像北欧人,所以很容易会被误会为北欧人。

许多这些外星人看起来非常像地球人。而这个人看起来很像地球人。男和女都没有头发。他们有蓝色皮肤,蓝色眼睛。他们非常高,大概9英尺高,或是更高。

.

当我看他们时,他们大多要坐下来。他们身驱很阔。他们穿着长袍,白色的长袍。他们身上有金腰带,腰带很薄。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站起来在这些会议上发言,但他们都在那里。我的眼睛似乎经常看到他们。有几个像这样的存有。

.

这些人在我脑海里经常浮现出来的原因,就是我们坐在那里,被告知看着那个智能玻璃平板,试图用那个来分散我们对会议信息的注意力。但是每隔一段时间,你都会抬起头来,这些存有中的一个,会捕捉我们的眼睛,让你只会盯着它们。他们显得很醒目,以至于你会盯着他们。而且他们似乎确实有一种非常高贵或非常王者般的气息。而且他们看来很平静,而且非常自信,非常非常自信,似乎也是正在观察。这是一个熟悉的形象。这是人们形容为一个艾本 (Eben) 的形象。

.

很多人都曾报称给这些艾本人绑架,并且与他们有过交流。现在,有一个特别的团体,似乎也像北欧人一样走来走去,与其他团体交流。而且他们似乎也有一点点权力,因为一些团体会来找他们,请他们帮助,处理对其他团体的不满。我认为他们是某种监察小组,正在监察并确保这些实验项目是按计划进行的,而不是朝错误方向进行。

.

现在,在这个图像中,是我以前谈论过的,绿色皮肤的人。他们的皮肤看起来很像橄榄,你从罐子里拿出一个绿橄榄的颜色。没有不同。每次都会有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出现。男人大概是 6.5~7 英尺高,而那个女人 - 女人身高约 6 英尺。非常强壮。男人的头发非常短,像军人,像一个平头装。那些女人长有一头很黑的长发,很黑的头发,一直落在背后。女人们会和男人坐在一起,在会议中他们很安静,但会议后他们会喋喋不休。他们会分散到各个不同的小组。他们显然是在社交。有趣的是,我参与的最后一次会议中,遇到一位这样的女性。而这是我在多次的会议中唯一能有机会与她们碰面的一次。

.

我在那里,冈萨雷斯也在那里,还有一些直觉先知,是秘密太空计划的军事人员。我们在那里指着她们开个玩笑,说她们看起来像是《星舰迷航记》柯克船长的绿色女友。那时,其中一个女人走到我身边,她用心灵感应的方式得知了我们正在谈论的内容。我想,她是进入到我们的意识中,我们也成为她意识的一部分。她走了过来,她问我们,柯克船长是否我们所服务的人。这非常令我们震惊。她走过来,用英语问我们,问我们是否在柯克船长的领导下服役。这对我和其他人来说,真是有点尴尬。

.

现在,这幅图像描绘了另一个非常像人的物种,一个非常像亚洲人的。他们的肤色像是略带点橙色,他们拥有蓝色的猫眼,虹膜几乎占据了你所能看到的整个眼球。我看到他们与其他类人形的团体进行了很多互动。他们似乎与那些昆虫类型的团体保持距离。这两个群体之间可能存在某种分歧,很可能是在这些遗传项目的争议。她确实有猫科动物的眼睛,但她不应该与真正的猫科外星种族混淆,我只有看过一次真正的猫科种族。那次是在研究船上看见他的尸体,他们正在移动那尸体。是一次对这种生物捕捉或是捕杀的命令下,那些生物正在进行传送中,他们抓住了其中一个,但他死了。他们无法救活他。

.

这是一个非常像熏衣草的,看起来像猫的存有。头部,耳朵和脸部看起来都很像猫。身体却像一个人形躯干。

.

所以这张图片描绘的是一个螳螂人,或者一个螳螂种族。他们非常积极地涉及到这22个不同项目的遗传基因实验,他们参与了其中几个不同的项目。人们经常目睹螳螂人与灰人或北欧人,甚至与爬虫人在一起。

.

所以这些小组在不同的遗传项目中工作,他们在我们的星际区域中被称为遗传学大师。现在,你可能还记得很多来自被绑架者的故事,你会注意到他们与这些螳螂人有非常恐惧的相遇。奇怪的是,他们没有像一些类人物种那样富有情感。他们之间的沟通,是通过某种类似心灵感应或共享意识的神经网络进行的。若他们要与我们联系,并与我们沟通 - 他们需要付出很大努力。

.

谈到情感,他们完全不能理解我们。所以我们可以称他们为无情的,但是当他们与我们互动时,他们不会想到:噢,这可怜的人类。那些都没有进到他们的意识中。他们在那里进行一些项目,我们就是这些项目的主角。

.

这幅图中描绘了高灰人,他们被称为高灰人的原因显而易见。他们大约8英尺高。它们看起来与人们描述的经典灰人非常相似。通常情况下,你会看到身高在 3-4 英尺的灰人在高灰人身旁。这些小灰人,通常是某种类型的生物机器人,一个编程的机器人。你会看到北欧人身旁的小灰人。你会看到他们与爬虫人在一起。你会看到他们的各类不同的群体中。这就像标准的硬件或很多人都会使用的东西。就像每个人都用Mac或PC一样,每个人都使用这种技术。

.

现在,高灰人也大量参与了这22个不同基因实验项目。他们与类昆虫团体竞争。他们也和类人形团体竞争,但他们又在不同的项目中,在不同的方面与他们密切合作。因此,他们有更大的自由来到这里,在这些庞大的基因实验中,在人类中间进行实际的操作。他们中的很多人会下来,物理地接触人类,拿取样本做工作,然后向他们的团体报告。

.

有些人可能还记得被绑架的经历,他们描述看到了高灰人,然后看到了穿军服美国军装制服的男子。那是因为高灰人和美国政府之间有一个非常强大的联系和协议,即影子政府,涉及从外面买卖生物标本和贸易技术,让他们下来做实验而不受干扰。而且很多时候,这些绑架船上的人类军事人员都会作为观察员,记下当时被绑者的名字,做了些什么等。

他们记录这些下来,因为一开始,高灰人应该给他们关于被绑架者的信息。其后他们发现,高灰人对他们并不诚实。

.

我们现在有能力通过我们先进的太空计划来改变试图进入我们大气层的飞船,所以他们必须和我们合作,允许美军观察员在他们的船上做记录。现在,你可能会注意到在我的描述中,我没有谈及看到很多天龙人 (爬虫物种)。这是因为存在相当的仇恨。这些天龙人声称,这个议会,即超级联邦议会,早在千百万年前就有,确切地说,是在6500万年前已经到了地球,并且摧毁了一个已经在进行中的实验,一个爬虫类动物的实验。他们声称,恐龙 - 他们正在做一些哺乳类动物混合爬虫类动物的实验。然后那个实验被消灭了,然后基因农夫种族进来了,成为超级联合的一部分 - 开始进来并且修改遗传学,并且在这里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哺乳动物,完全哺乳动物类型的实验地球,天龙人声称这是他们的星球,他们正在进行一个实验在先。现在,他们有代表在超级联邦议会。是一些爬虫类物种,有看起来很像人体骨骼结构,但有蜥蜴的皮肤。他们看起来更像是人类与天龙人之间的混合物。所以天龙人自己不能来参加这个会议,但是他们有不同的成员,比如看起来更像蚂蚁的这些不同的昆虫类生物。这些生物与天龙人紧密合作,并将成为这类会议的中介。

.

所以这幅图像描绘了一个明显不同于我们之前讨论过的东西。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见过或听说过这样的项目。当我最初加入这个计划的时候,秘密太空计划,我有约10个月的时间,进入了一个叫做 "入侵者拦截和审讯项目" 的地方。我在那个项目里能和所有不同类型的物种互动在那些项目中,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一只8英尺高的蓝鸟生物。

.

所以在2011年左右,我有一个非常生动的梦想,你知道这不只是一个梦,一只蓝鸟出现在我梦里,开始做这些手势,与我心灵感应,然后移动他的嘴唇。那个梦之后,我非常不安。我知道这不只是一场梦,而是我遇见了从未听说过的这样生物。最终,他实在地出现在我面前。那时,我碰巧和我的狗在一起。我坐在沙发上,我的狗在我旁边,他出现在房间里。这对我和我的狗来说,是个很大的震惊。他有八英尺高,是蓝色的,但看起来很人性化。他有五根手指。

.

他开始跟我沟通,他是这个群体的一部分,在这里协助我们过渡到更高的密度。他们在这里,他们并不关心22个不同的遗传基因项目。他们在这里 - 他们更关心的是一个由能量和灵性组成的部分。

.

超级联邦委员会中的不同参与团体 - 我会认为他们可能是在第四或第五密度级别。这些蓝鸟人和与他们一起的其他小组,说它们是第六密度和更高的。他们能够随意出现和消失。

他向我解释说,基本上,只要他们将振动符合他们想要到的位置,他们就会显现。他们是那推动我挺身而出作见证的原因。

.

他们也把我介绍给了许多其他的存有们。他们把我介绍给米卡人,我已经多次在 "揭露宇宙" 中描述过了。一个非常和平的,外表像波利尼西亚人的,实际上是来自我们的本地星群中 - 最接近我们的星星。他们也把我介绍给三角形头人,我从来没有真正的与他交流过。

.

但是当我正在开会的时候,我被放在了会议大厅的前面,或者像在大学里的演讲厅,椅子一直排列到房间的后面。我被置于大厅前面,没有任何解释。人们开始对我打量及批评,因为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时我是在疲惫不堪的状态站在那里的。

之后,每个人都安静下来,在我身后出现了提拉艾尔,就是我与之经常接触的蓝鸟人。另一个就是这个看起来非常奇怪,身高10英尺,金色三角形头的存有。他有三根手指和三根脚趾,他的脚趾像三脚架一样。而脚趾是这样的,上下移动一点。他看起来似乎像是生活在水中的,因为他的手臂看起来像是没有骨头。他移动有点像波浪,有节奏地上下摆动。这很奇怪。所有人都完全安静了。

.

这时提拉艾尔与我感应,让观众中的人们向他提出问题。金三角头人从未与任何人进行过任何形式的接触。

.

然而有趣的是,这个球体联盟中,还有另外一个成员是真正的圆球形生命体。他们的大小真的不重要。他们看起来可以很巨大,可以包含我们整个太阳系,也可以像乒乓球一样小。他们是明亮的靛蓝色球,会漂浮在四周。

.

他们远到而来的一部份,他们会来接我,带我去和提拉艾尔会面。他告诉我说,他们是第九密度的生物,属于集体的非物质生命体。

.

现在,很多人都记得这个图像。我遇见过这个存有。我只有很少的准备时间。我被带到一个像中西部地区一个被谴责的旅馆。到处都是沙漠。我们站在楼顶上,入口是通过一扇门。然后我们经过一个电梯,进入一个大型庭院式的区域。所有的房间都在旁边,一路上都是空无一物的。沿着玻璃电梯一路下降到大堂。而当我们在这个电梯里,正在向下降的时候,我的焦虑水平开始越来越高,因为我开始看到这些生物站立起来,抬头看着我们下来。我感觉像是桶内的鱼。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门开了一会儿,这麝香的尿味就涌进了电梯内。非常,非常难闻的气味。

.

起初我们都在唠叨,而且我们也习惯了。我们走进去,现在有 - 它们有昆虫类的生物。还有其他大多数人习惯见到的爬行动物,那些带着橄榄绿色鳞片,手持长枪形状武器的爬行动物。

.

而当有一个14英尺高的白色蜥蜴人,走进房间的那一刻,把我吓呆了。我正在努力保持冷静,因为我知道我须要和这个蜥蜴人交流。它走过来,它不是正面向着我走来,但也足够近,以至我感到非常惊吓,它开始与我交流。

.

然而当交流的时候,它不像我过去所做的那样,我更加被动,我来回走动,小心说话。它立即像发出一道光线一样,捕捉到了我的意识,读取我思想里他想要的东西。这感觉就像精神上被强奸一样。它正试图控制着我,它的眼睛开始这样做了 - 瞳孔开始在催眠我。

.

这是一个非常强力的存有。遇到这些生物之后,我拒绝再见到它们。真是很可怕。

在代表团里的每个人,包括保安人员,我们都竭力保持冷静和平静。但是,当回程时电梯里升上去,进入飞船后,我们都在颤抖。每个人都在颤抖。

你听到所有的设备都在咔哒咔哒,每个人都在这次接触后肾上腺素飙升。这是一次令人难以置信的可怕接触。

.

你收看的是 “揭露宇宙”。我是你的主持人,科里.古德。

感谢您的收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星际同盟网|Www.MaoSuXing.Com】

蓝紫能量 蓝紫能量 蓝紫能量 蓝紫能量 蓝紫能量 蓝紫能量 蓝紫能量

1.支持揭露,网站空间维护赞助支付宝:237010012@qq.com

相关文章
  • 科里古德 时间线与观众问答

    科里古德 时间线与观众问答

    2018-04-25 12:11

  • 揭露宇宙 第151集 : 人类的地下秘密

    揭露宇宙 第151集 : 人类的地下秘密

    2018-04-24 16:17

  • 揭露宇宙 第150集 : 卫星科技,地下文明证据

    揭露宇宙 第150集 : 卫星科技,地下文明证据

    2018-04-24 16:16

  • 揭露宇宙 第149集 :地球联盟情报更新

    揭露宇宙 第149集 :地球联盟情报更新

    2018-04-24 16:16

网友点评
没安装畅言模块